卡歆首页>案例分析> 宁波专业律师|员工申请不缴社保领取相应补贴,后投诉公司补缴,补贴要还吗?

宁波专业律师|员工申请不缴社保领取相应补贴,后投诉公司补缴,补贴要还吗?

  • 发布时间:2021-06-02
  • 来源:阿拉大状
  • 阅读量:48

2012年8月28日,史太龙入职北京蒙伊运输公司,双方签订《劳动合同书》,合同期限到2018年2月28日。合同还约定甲乙双方按国家和北京市的规定参加社会保险。甲方为乙方办理有关社会保险手续,并承担相应社会保险义务。

同日,史太龙向公司提交《申请》,内容为“本人于2012年8月28日入职公司,担任送货员一职,因自身原因特向公司申请免于缴纳社会养老、失业、医疗保险,时效与《劳动合同》有效期一致。原因说明为户口所在地村委会已缴纳了养老、医疗保险”。

当日,双方签订《补充协议书》,约定:1、建立劳动关系时起,乙方自愿不参加养老、医疗、失业等保险;2、自建立劳动关系时起,甲方给乙方提供每个月1500元的养老、医疗、失业补助金,每月随工资一同发放;3、本协议有效期同《劳动合同》有效期一致。

2017年11月1日,史太龙申请离职。在职期间公司向史太龙支付了社会保险补贴总数为33100元。

2017年12月26日,史太龙到朝阳社保稽核科,投诉公司未依法缴纳社会保险费,申请公司为其补缴。公司遂为史太龙补缴2012年9月-2017年10月期间的社保费。

2018年3月9日,公司向北京市昌平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申请,请求裁决史太龙返还领取的社保补贴,仲裁委以仲裁请求不属于劳动人事争议受案范围为由不予受理。

公司不服,向法院起诉。

一审判决:员工自己要求公司不缴社保,现公司补缴了社保,对公司已发的社保补贴,应予以返还

一审法院认为,公司要求史太龙返回发放给其的社会保险补贴,史太龙在《补充协议》、《申请》上签字,另案中史太龙虽对签字和捺印提出鉴定申请,但经鉴定,均系本人签字和部分捺印,故史太龙确系本人表明要求单位不用为其缴纳社会保险,现公司已为史太龙补缴劳动关系存续期间的各项保险,公司已发放给史太龙的社会保险补贴,史太龙应予以返还。

综上,一审判决史太龙返还公司33100元。

史太龙不服,向北京一中院提起上诉。

二审判决:公司已发的社会保险补贴,作为不当得利,史太龙应予以返还

二审法院认为,有史太龙签字的工资表显示,其工资构成中含有社会保险补贴。现史太龙不认可该工资表的真实性,并主张其签工资表时同时签了两份,一份空白,一份含真实的工资构成,但其未提交相应的书面证据予以佐证,且其所提交的证人证言中证人与公司存在利害关系,故本院对史太龙的上述主张不予采信,进而认定史太龙的工资中含有社会保险补贴。

史太龙在《补充协议》、《申请》上签字,经鉴定,《补充协议》系其本人签字和捺印。本院结合前述鉴定意见,认定史太龙确系本人表明要求单位不用为其缴纳社会保险。现公司已为史太龙补缴劳动关系存续期间的各项保险,故公司已发放给史太龙的社会保险补贴,作为不当得利,史太龙应予以返还。

综上,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史太龙仍不服,向北京高院申请再审。

高院裁定:一、二审判得对,不当得利应予返还

北京高院认为,现有证据能够证明,史太龙确系本人表明要求单位不用为其缴纳社会保险。现公司已为史太龙补缴劳动关系存续期间的各项保险,故公司已发放给史太龙的社会保险补贴,作为不当得利,史太龙应予以返还。一、二审法院根据有史太龙签字的工资表核算的社会保险补贴总数,具有事实依据。一、二审法院根据本案现有证据所作判决并无不当。高院裁定如下:

驳回史太龙的再审申请。

案号:北京高院(2019)京民申2888号(当事人系化名)

宁波专业律师认为劳动合同解除环节很容易产生劳动争议,如何把握解除劳动合同环节中的风险点,减少劳动争议?可以咨询专业的公司法务或者聘请专业的企业法律顾问为企业提前避免这种风险的出现。

来源:本文仅供交流学习,科普相关法律知识 , 版权归属原作者,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侵犯到您的权益烦请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